關於部落格
  • 22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給中國電視劇找條出路

給中國電視劇找條出路 (2008-02-02 21:12:49)
    下午約了我《最後的格格》和《玫瑰江湖》的造型師鍾佳妮小姐喝茶,聊起了她最近熱播的大戲《闖關東》,才意外地發現中國的電視劇已經沈睡很久了,記得小時候熒屏上是港劇的天下,接著又是台灣劇當道,然後日劇,然後韓劇,唯獨我們內地的電視劇始終沒有走出去,這是為什麼?劉松仁曾經問過我這個問題,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,到了今天,回顧這十年的娛樂生涯,才發現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    首先要反省的是我們的電視人,以去年為例,中國每年能消耗的電視劇只有七千集,可是制作出來的成品卻有一萬七千多集,那意味著什麼,就是有一萬集被淘汰,那為什麼淘汰呢,是因為故事差,制作爛,發行渠道不好,可是有誰在制作之前就想到這些問題呢?沒有,從來沒有,所有人都只想快點開機,快點掙錢,可是錢哪有那麼好掙的?記得前幾年有個義烏的老板,掙了幾個錢就想投身進娛樂圈,他給了我一個題材希望我幫他做個劇,我看完故事覺得很普通,很難占領市場,便勸他別輕易冒險,他不聽,很快就找了別人接手,接手那個人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只要賺錢就行,結果當然是血本無歸,所以我想告訴那些想進軍娛樂圈的大老板們,在投錢之前先把握好市場的風向標,不要盲目投資,既浪費又沒意義,有錢還不如去做慈善事業,中國需要扶助的人還有很多。
    然後要反省的是我們的編劇,這幾年來一直聽到編劇維權的事情,這種事我是從來不參加的,因為我覺得一個好的編劇,必然有他的市場性,當你跟市場接軌,給老板掙錢的時候,不用維權,權利自然在你手里,干嘛還需要維權,維權就意味著你的東西不行,人家不把你當回事,既然如此,你又何必那麼自戀呢,有時間把劇本寫寫好不是更實在嗎?在韓國賣片的都是編劇而非演員,為什麼?因為那是一劇之本,你制作再好,演員再大牌,沒好劇本就沒有觀眾,所以韓國的編劇牛,動不動就拿幾百萬,其實我們也可以跟他們一樣,只要你能讓老板掙錢,具備這個商業價值就行,以上的話是針對爛編劇的,那麼我的好編劇又如何呢?一旦紅了,應酬就多了,那麼多人送錢過來,樂也樂暈了,哪還有時間寫什麼勞什子,只好交給槍手去苦戰,一部二部三部,出來的東西不好,很快就被市場淘汰了,等你回過頭來想再繼續奮斗,才發現忽然寫不了了,有些東西拿起來很難,喪失卻在朝夕之間,我曾親眼看著一個有很名的編劇寫著寫著就不見了,真是金錢惹的禍,辜負了大好的才華,更別提那些缺德的一稿兩賣呀,拍過的劇改了重拍之類的,想想都很惡心。
    再然後是我們的制作人,為了賺錢總是包拍,省錢,省錢,包拍,記得曾經認識一個制作人,也做過幾部好戲,別的本事沒有,融資卻一流,他先跟海外談,我有七百五十萬,你再加七百五十萬,我們一千五百萬做個劇,海外ok了,他又去找國內的投資方談,過程一模一樣,假如他就用這一千五百萬做呢,我還佩服他,可是他先把五百萬落進了自己的口袋,拿著剩下的一千萬做戲,結果出來效果可想而知,發行也不好,投資方痛苦地要死,他卻毫發無傷,拿著那五百萬繼續開他的新劇。
    還有一個制作人,也是包拍的形式,他拿人家一千多萬拍個劇,演員居然沒卡司,那投資方一定要問,他的錢去了哪里,你猜他怎麼做?人家開雙組,他開單組,人家拍二個月,他拍四個月,他可以堂而皇之地告訴老板,我的成本比別人多一倍,其實多二個月的房錢和飯錢能有多少?哪抵得上你扣下的那筆巨款?就算要這麼做也做得漂亮一點,服裝能花幾個錢,美術能花幾個錢,做做好,賣得好,不是皆大歡喜嗎?可是好作品和賺錢之間,這些人永遠是選擇後者,這樣的戲能好嗎?我懷疑。
    最後說說我們的導演,在橫店回來之前,我見到了一個號稱中國最有貴的導演,整個人意氣風發,宛如受人謨拜的天神,在現場滿嘴粗話,對演員指手畫腳,根本不把人當人看,說出他的價格更是嚇死人,差不多是制作費的一半,不過人家有這個市場也無可厚非,但是我詫異的是,這位中國頂尖導演全程四個月中只有少許時間在拍攝,其他都交給了執行導演,為什麼?他太忙了,忙著各種宣傳活動,頒獎晚會,假如這種情況還能拍好戲,那真是奇了怪了,更別提他手下那些蛀蟲了,連投資方也敢怒不敢言。
    從前年我做《最後的格格》開始,我就已經知道一個大型的電視連續劇制作費其實不高,再精致花的錢也有限,很多所謂巨額投資,結果又一踏糊塗的戲是怎麼搞出來的,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了,像這種工作態度,這種創作習慣,中國怎麼會出好戲呢?
    我始終覺得娛樂行業是要靠夢想和投入去支撐的,假如你真愛戲,就不要奔錢去,假如你真是個好編劇,就應該把時間花在創作上,多看書、多接觸人、多感受,而不要無謂的爭什麼維權,把自己修好比什麼都重要,我每一次寫完一個劇本都把自己歸零,從來不求什麼,但是我每個劇的位置都很高,投資方都把我當回事,為什麼?很簡單〞〞戲好又賺錢。假如你真是個好制作人,你就應該讓投資方自己管賬,一切全部透明化,力求每一分錢都花在制作上,從去年的《最後的格格》到今年的《玫瑰江湖》,成本都控制得很好,可是所有看過的人都說比某個花大錢的戲好很多,為什麼?因為沒有人藏私,老板滿意,我們也開心,而且這麼做也是長線,口碑是錢買不到的。假如你真是個好導演,拍戲的時候就應該每天關在屋里做功課,多跟演員聊戲,拍攝其間拒絕一切活動和頒獎,要知道導演也好,演員也好,制作人也好,都是一種職業,你的本能是拍好戲,不是頻繁出鏡,增加知名度,所以不要自以為是,優越感十足,人生是起伏的,有起就有落,你起的時候那麼囂張,下來的時候誰幫你?真想不通這些聰明人為什麼在關鍵的時候就不聰明了呢?
    雖然這些現象我不能阻止,也無力挽回,但慶幸的是我自己的戲一直把握得很好,今天跟霍建華的經紀人聊,我可以毫不諱言聽他夸我的劇本,我的制作,因為我們真的做得很好,不敢說一百分,絕對也有九十八分,《玫瑰江湖》拍攝其間,隔壁幾個組天天有事,就我們組很風平浪靜,大家每天都在埋頭工作,結果比預期早了好幾天殺青,再看看畫面,簡直跟電影一樣,同在橫店制作的一個女監制看完我們的毛片驚訝極了,怎麼都不相信會這麼快,這麼好,這麼省錢,我告訴她,因為每一分錢都花在制作上,因為我的人員都很專業,他們來是為了同一個夢想,所以演員不會跟我計較價錢,導演不會跟我請假,制片部門不會有任何矛盾,整個劇組特別和諧、開心,我愛戲,戲是我的命,我希望我能帶動這股好風氣,讓我們中國的電視事業也能夠輝煌起來,這就是我新年里最大的願望。
    同時也想告訴所有的創作者〞〞做電視行業是集體的行業,不是光劇本好,或者演員好,服裝造型好就夠的,要所有的一切都好,雖然它是遺憾的藝術,但我們要做的是把遺憾降到最低,人生好短暫,能留下的已經不多了,我希望每一個電視人在走完自己一生的時候,都覺得此生無憾,而不是回顧起來,一個好作品都沒有,只有一堆錢。
    我把這篇文章送給所有的電視人,也鼓勵自己要更加用功,更加努力,做出更多的好戲,中國,加油……  

給中國電視劇找條出路 (2008-02-02 21:12:49)
    下午約了我《最後的格格》和《玫瑰江湖》的造型師鍾佳妮小姐喝茶,聊起了她最近熱播的大戲《闖關東》,才意外地發現中國的電視劇已經沈睡很久了,記得小時候熒屏上是港劇的天下,接著又是台灣劇當道,然後日劇,然後韓劇,唯獨我們內地的電視劇始終沒有走出去,這是為什麼?劉松仁曾經問過我這個問題,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,到了今天,回顧這十年的娛樂生涯,才發現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    首先要反省的是我們的電視人,以去年為例,中國每年能消耗的電視劇只有七千集,可是制作出來的成品卻有一萬七千多集,那意味著什麼,就是有一萬集被淘汰,那為什麼淘汰呢,是因為故事差,制作爛,發行渠道不好,可是有誰在制作之前就想到這些問題呢?沒有,從來沒有,所有人都只想快點開機,快點掙錢,可是錢哪有那麼好掙的?記得前幾年有個義烏的老板,掙了幾個錢就想投身進娛樂圈,他給了我一個題材希望我幫他做個劇,我看完故事覺得很普通,很難占領市場,便勸他別輕易冒險,他不聽,很快就找了別人接手,接手那個人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只要賺錢就行,結果當然是血本無歸,所以我想告訴那些想進軍娛樂圈的大老板們,在投錢之前先把握好市場的風向標,不要盲目投資,既浪費又沒意義,有錢還不如去做慈善事業,中國需要扶助的人還有很多。
    然後要反省的是我們的編劇,這幾年來一直聽到編劇維權的事情,這種事我是從來不參加的,因為我覺得一個好的編劇,必然有他的市場性,當你跟市場接軌,給老板掙錢的時候,不用維權,權利自然在你手里,干嘛還需要維權,維權就意味著你的東西不行,人家不把你當回事,既然如此,你又何必那麼自戀呢,有時間把劇本寫寫好不是更實在嗎?在韓國賣片的都是編劇而非演員,為什麼?因為那是一劇之本,你制作再好,演員再大牌,沒好劇本就沒有觀眾,所以韓國的編劇牛,動不動就拿幾百萬,其實我們也可以跟他們一樣,只要你能讓老板掙錢,具備這個商業價值就行,以上的話是針對爛編劇的,那麼我的好編劇又如何呢?一旦紅了,應酬就多了,那麼多人送錢過來,樂也樂暈了,哪還有時間寫什麼勞什子,只好交給槍手去苦戰,一部二部三部,出來的東西不好,很快就被市場淘汰了,等你回過頭來想再繼續奮斗,才發現忽然寫不了了,有些東西拿起來很難,喪失卻在朝夕之間,我曾親眼看著一個有很名的編劇寫著寫著就不見了,真是金錢惹的禍,辜負了大好的才華,更別提那些缺德的一稿兩賣呀,拍過的劇改了重拍之類的,想想都很惡心。
    再然後是我們的制作人,為了賺錢總是包拍,省錢,省錢,包拍,記得曾經認識一個制作人,也做過幾部好戲,別的本事沒有,融資卻一流,他先跟海外談,我有七百五十萬,你再加七百五十萬,我們一千五百萬做個劇,海外ok了,他又去找國內的投資方談,過程一模一樣,假如他就用這一千五百萬做呢,我還佩服他,可是他先把五百萬落進了自己的口袋,拿著剩下的一千萬做戲,結果出來效果可想而知,發行也不好,投資方痛苦地要死,他卻毫發無傷,拿著那五百萬繼續開他的新劇。
    還有一個制作人,也是包拍的形式,他拿人家一千多萬拍個劇,演員居然沒卡司,那投資方一定要問,他的錢去了哪里,你猜他怎麼做?人家開雙組,他開單組,人家拍二個月,他拍四個月,他可以堂而皇之地告訴老板,我的成本比別人多一倍,其實多二個月的房錢和飯錢能有多少?哪抵得上你扣下的那筆巨款?就算要這麼做也做得漂亮一點,服裝能花幾個錢,美術能花幾個錢,做做好,賣得好,不是皆大歡喜嗎?可是好作品和賺錢之間,這些人永遠是選擇後者,這樣的戲能好嗎?我懷疑。
    最後說說我們的導演,在橫店回來之前,我見到了一個號稱中國最有貴的導演,整個人意氣風發,宛如受人謨拜的天神,在現場滿嘴粗話,對演員指手畫腳,根本不把人當人看,說出他的價格更是嚇死人,差不多是制作費的一半,不過人家有這個市場也無可厚非,但是我詫異的是,這位中國頂尖導演全程四個月中只有少許時間在拍攝,其他都交給了執行導演,為什麼?他太忙了,忙著各種宣傳活動,頒獎晚會,假如這種情況還能拍好戲,那真是奇了怪了,更別提他手下那些蛀蟲了,連投資方也敢怒不敢言。
    從前年我做《最後的格格》開始,我就已經知道一個大型的電視連續劇制作費其實不高,再精致花的錢也有限,很多所謂巨額投資,結果又一踏糊塗的戲是怎麼搞出來的,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了,像這種工作態度,這種創作習慣,中國怎麼會出好戲呢?
    我始終覺得娛樂行業是要靠夢想和投入去支撐的,假如你真愛戲,就不要奔錢去,假如你真是個好編劇,就應該把時間花在創作上,多看書、多接觸人、多感受,而不要無謂的爭什麼維權,把自己修好比什麼都重要,我每一次寫完一個劇本都把自己歸零,從來不求什麼,但是我每個劇的位置都很高,投資方都把我當回事,為什麼?很簡單〞〞戲好又賺錢。假如你真是個好制作人,你就應該讓投資方自己管賬,一切全部透明化,力求每一分錢都花在制作上,從去年的《最後的格格》到今年的《玫瑰江湖》,成本都控制得很好,可是所有看過的人都說比某個花大錢的戲好很多,為什麼?因為沒有人藏私,老板滿意,我們也開心,而且這麼做也是長線,口碑是錢買不到的。假如你真是個好導演,拍戲的時候就應該每天關在屋里做功課,多跟演員聊戲,拍攝其間拒絕一切活動和頒獎,要知道導演也好,演員也好,制作人也好,都是一種職業,你的本能是拍好戲,不是頻繁出鏡,增加知名度,所以不要自以為是,優越感十足,人生是起伏的,有起就有落,你起的時候那麼囂張,下來的時候誰幫你?真想不通這些聰明人為什麼在關鍵的時候就不聰明了呢?
    雖然這些現象我不能阻止,也無力挽回,但慶幸的是我自己的戲一直把握得很好,今天跟霍建華的經紀人聊,我可以毫不諱言聽他夸我的劇本,我的制作,因為我們真的做得很好,不敢說一百分,絕對也有九十八分,《玫瑰江湖》拍攝其間,隔壁幾個組天天有事,就我們組很風平浪靜,大家每天都在埋頭工作,結果比預期早了好幾天殺青,再看看畫面,簡直跟電影一樣,同在橫店制作的一個女監制看完我們的毛片驚訝極了,怎麼都不相信會這麼快,這麼好,這麼省錢,我告訴她,因為每一分錢都花在制作上,因為我的人員都很專業,他們來是為了同一個夢想,所以演員不會跟我計較價錢,導演不會跟我請假,制片部門不會有任何矛盾,整個劇組特別和諧、開心,我愛戲,戲是我的命,我希望我能帶動這股好風氣,讓我們中國的電視事業也能夠輝煌起來,這就是我新年里最大的願望。
    同時也想告訴所有的創作者〞〞做電視行業是集體的行業,不是光劇本好,或者演員好,服裝造型好就夠的,要所有的一切都好,雖然它是遺憾的藝術,但我們要做的是把遺憾降到最低,人生好短暫,能留下的已經不多了,我希望每一個電視人在走完自己一生的時候,都覺得此生無憾,而不是回顧起來,一個好作品都沒有,只有一堆錢。
    我把這篇文章送給所有的電視人,也鼓勵自己要更加用功,更加努力,做出更多的好戲,中國,加油……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